“八一建军节”:听老兵爷爷讲革命故事

一家八口同长征,为解放军当向导,甘肃成县剿土匪……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成立九十三周年之际,张家界市永定区融媒体中心的记者走访了永定区一位有着传奇经历老兵侯宗元,听他讲述他那段曲折的革命故事。

今年1月份刚过完生日的侯老看起来依然精神矍铄,如今已是93岁高龄的他,很小的时候就随亲人一起参加了革命,沐浴了战争年代的风风雨雨,逐渐成长为一名革命战士。

侯宗元,男,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人,1927年1月出生。1934年8月,侯老一家八口一起参加了湘鄂川黔工农红军。1935年11月,红二、六军团从湖南省桑植县誓师出发,突围长征。“没有和红军,就没有我们一家,我们死也要和红军死在一起!”侯宗元说,“出发前,父亲侯昌仟统一了全家人的思想。父亲和母亲殷成福、叔叔侯昌贵、大哥侯清芝、大嫂刘大梅、二哥侯清平、姐姐侯幺妹,再加上我,一共8人跟着队伍出发了。”

“当时,我父母已年近50岁,父亲在红军队伍里做后勤工作,大嫂和姐姐当卫生员。我当时才7岁。”侯宗元回忆道。他是骑在马背上走完了大部分的长征路。而家中有四人却牺牲在长征途中。

1936年9月,率5万大军在甘肃成县围追堵截红军,9月17日红二方面军攻占成县县城后,9月27日,中央陆军第三军王均部偷渡犀牛江,沿红军来路向成县方向进犯,企图将红二方面军一举歼灭。因此,红二方面军第四师、第六师各一部迅速开往五龙山一带设防阻击敌人,以保证主力顺利北上。这一战打得异常惨烈,很多红军战士在战斗中牺牲,史称五龙山阻击战。“父亲侯昌仟就是在这场战斗中负伤牺牲的,在与敌人交战中腹部负伤,肠子都打出来了。连长将他安排在当地百姓何天颂家,并让我留下来照顾父亲,谁知父亲伤口因感染而急剧恶化,几天后就牺牲了。”回想起父亲,侯宗元不禁泪流满面。

“以后他就是你的儿子,替我好好照顾他,让他给你养老送终。”侯宗元至今扔记得父亲临终前对何天颂说的这番话。侯宗元留在了何家,改名何九生,给人放牛维持生计。

1949年,解放军来到成县抛沙镇。“红军娃!解放军来了,这是你们的队伍,你找他们去啊!”当地百姓告诉侯宗元。侯宗元知道解放军是的部队,7月8日,22岁的他又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当月,解放军开始追击逃往西藏的军,凭着对地形的熟悉,侯宗元自告奋勇当起了向导,给解放军带路开始了三天三夜大追击,在将敌人追至甘肃西南地区后,迫于解放军的强大攻势,敌人纷纷缴械投降。“

1950年2月,23岁的侯宗元又参加了甘肃成县的剿匪战斗。“剿匪比打仗还要狠,因为敌暗我明,不好分辨。”说起剿匪过程,侯老用惊心动魄四个字来形容,“当时,我跟随副大队长和一名通信员一行三人下村检查工作,不知何时,对面突然走来三个人,每人之间相隔几丈远,一开始我们没防备,以为对方是老百姓,后面才知道是土匪。队长走在前面,我走在中间,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对面一人突然用手枪指着队长,要他把枪交出来,我拿出早已上膛的驳壳枪,一个点发过去,为首的土匪应声倒地,第二个土匪见势不妙要逃跑,我接着又一个点发直接命中其头部。”

“1960年,我从甘肃成县回到湖南省大庸县,与母亲、大哥、二哥住在一起。党和政府十分关心我这个散落的红军小战士,我一直享受着散落红军的待遇,直到今天我九十多岁了,国家每月给我发放工资和生活补贴。”谈起现在的生活,侯老非常满足。

如今,年近百岁高龄的侯老已被安置在永定区大溶溪光荣院里安度晚年,这些社会上为数不多的革命老兵们已成为创建新中国那段波澜壮阔历史中最后的见证人。

硝烟已尽,英雄渐远,但红色故事世代相传,时至今日,侯老仍在努力发挥余热,孜孜不倦地学习,关注着改革开放的变化,忙着给中小学、企业讲述长征路上的故事,以自己在革命生涯中的生死经历来对晚辈们进行红色教育,身体力行保持着永不褪色的军人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