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的江苏高考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江南自古繁华。百年前,这里雏凤先啼,江南制造总局诞生,中国缓缓拉开了近代工业文明的时代大幕。

在这里,我们关注新技术新政策,以及它们会如何重构产业和城市;我们聚焦长三角一体化进程,记录新时代的“长三角经验”;我们致力于推动提升长三角城市群在世界城市群格局中的地位和能级,为中国经济发展注入新活力;我们怀揣着对先进工业文明的敬畏之心与开放姿态,重新书写属于中国人的新工业文明。

近日,今年江苏文科状元白湘菱无缘清华北大的消息备受关注,也再度引发大众对江苏“3+2”高考模式的热议。

今年是江苏实行“3+2”高考模式的第10年,也是最后一年。“3+2”是指“3+学业水平测试+综合素质评价”,即高考只计算语数外3门主科成绩的分数,其他科目以选修的2门成绩等级计分。

在“3+2”模式下,江苏高考总分为480分,其中,语文、数学总分为160分,英语总分为120分,语文和数学总分多出的40分为附加题。选修科目成绩按A+、A、B+、B、C、D六个等级计分,高校录取时,对不同的选测科目有等级要求,如若等级不达标,即便总分过线,也不能报考,今年江苏文科状元的遭遇就是选科不达标。

事实上,过去十年,围绕这套高考模式,江苏各城市已形成了各自的高考风格,江苏高考竞争格局也初见雏形,明年,江苏高考将实施总分为750分的“3+1+2”新方案,又能否撼动现在的格局呢?

今年,无锡天一中学的时鹏扬以441分获得江苏高考理科状元,这是该校连续两年诞生高考状元了。文科状元是淮安淮阴中学的白湘菱(430分),但因白湘菱的历史选修是B+,按照高校录取规则,她可能将无缘国内众多985、211名校 。

人们在关注省级状元时,也容易忽视市级状元。其实,他们和省级状元的分数仅几分之差,是名副其实的学霸。从记者梳理的全省13个地级市文理状元的成绩来看,除盐城(413分)、连云港(418分)外,其余11市的文科状元都在420分以上,且高考整体水平欠佳的宿迁,其文科状元(429分)与白湘菱仅一份之差。同样,除淮安(428分)外,12市的理科状元在430分以上,其中,镇江和苏州市的理科状元均为439分,与全省理科状元仅两分之差。

不难看出,这些地级市的状元都有争夺省级状元的潜力,他们的存在是江苏高考水平整体比较均衡的直观反映。深入探究,江苏高考均衡的原因是不允许跨市招生,一方面,避免了各地包括尖子生在内的生源流失,这是江苏各地高考水平相对均衡的基础;另一方面,本地基础教育水平影响高考成绩的权重也在无形中提升了。

如果说状元的成绩只是反映高考水平的一个点,那么,对江苏高考480分的总分而言,400以上高分段(以下简称“高分段”)的分布,能更真实反映江苏高考竞争的区域格局。

根据江苏省教育考试院的消息,去年400分以上的考生约2150人,今年4513人,可见,整体来看,今年高分段分数翻倍,其中文科510人,理科4003人。

细看江苏高考高分段的排名和分布,似乎并不遵循经济经济越发达,科教文卫事业也相应会越发达的规律。

据“阳光城市频道”的一份统计显示,南通、无锡、镇江400分以上高分段考生人数占比均在2%以上,处于第一梯度,其中,教育强市南通占比高达2.83%,比占比最低的徐州(0.5%)高出2个百分点。苏南经济强市苏州、常州以及省会南京的排名居中。苏北城市的高分段占比,倒是和经济水平排名一样靠后。

结合去年高分段榜单的情况,不得不提镇江的逆袭速度。去年,镇江高分段占比排名第六,今年一跃挺进前三,实属不易。

高分段的取得离不开背后各地的知名高中,据“阳光城市频道”对江苏省134所高中高分段考生人数的统计,拥有100位400分以上高分考生的中学就有14所,其中,排名前5的为淮安的淮阴中学(180人)、盐城的盐城中学(160人)、泰州的姜堰中学(152人)、南京的南师附中(147人)、南通的海门中学(133人)。此外,在这14所名中学中,南通占3所,无锡占2所,再次证明了省内高考第一梯度的地位。

高分段排名前20的知名高中,他们所拥有的400分以上的考生就有2305名,占比超一半。除去这些高中的师资雄厚,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生源优势。以南通为例,据“南通发布”近日公布的南通市普通高中录取分数线,南通中学、如皋中学、海门中学、如东中学等往年400分以上高分段名列全省前20的知名高中,在划定总分数后,都划定了语数外总分辅助线,且都要求语数英总分不低于380分,其中,海门中学和启东中学要求语数外总分需392分,语数256.5分。

观察这些知名高中的区域分布发现,近两年的数据显示,高分段考生人数最多的前五所名高中,去年除了无锡的天一中学外,其他四所来自苏中或苏北,今年前五榜单里,已没了苏南地区高中的影子,不得不感慨,与强劲的经济发展相比,苏南地区的高考教育显得有些暗淡。

当然,经济强市苏州,与经济水平相比,其高考成绩虽不如预期,但今年的情况也有所改观。因今年苏州考生人数最多,今年高分段人数有新突破,虽占比不如无锡,但总人数仅次于南通,位列全省第二。

上述高考高分段分布,有许多疑问待解:南通的高考水平凭啥一枝独秀?淮阴中学、盐城中学为何在淮安、盐城两市高分段占比靠后的情况下,能在名高中高分段人数中名列前茅,甚至优于苏南的苏州和常州?省会南京是公认的教育资源丰富,为何高考水平成绩也平淡无奇?

这一切的疑问,从南通高考的一枝独秀说起。“全国教育看江苏,江苏教育看南通”,这句广泛流传的口号,得以窥见南通教育在省内的地位。事实上,南通深厚的教育基础,有颇远的历史渊源。据南通市档案馆官网资料,早在光绪二十八年( 1902 年)3月,近代实业家教育家在家乡南通创办了第一所师范学校——“通州民立师范学校”,培养当地师范人才。早在清末民初,以通州师范为核心,南通就拥有了基础教育、师范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特殊教育、继续教育以及博物苑、图书馆等门类齐全的近代国民教育体系。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评价称:“南通者,教育之源泉,吾尤望其成为世界教育之中心也”。

从提前批招生目录来看,今年南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的招生涵盖音乐教育、体育教育、美术教育、小学教育、学前教育等专业,在不同区域的录取分数不同,但大部分地区总分都在660分以上,依旧高于全市大部分普通高中的录取线。其中,如皋地区的小学教育录取线还划定了语数外辅助线分,比上述知名高中的语数外辅助线分,可见,师范教育在当地教育市场的地位和需求。

回到高分段的名高中榜单,南通的海门中学、如皋中学、如东中学、南通中学、通州高级中学、启东中学等都在列,这些中学大多在县城,是南通“县中”模式的代表。

一直以来,“县中模式”都是江苏高考应试教育的代名词,各地在此基础上发展所处适合自己的模式。

南通高考的强大,则是把“县中模式”发挥到极致,在江苏,“南通名师”成了响当当的品牌,正如“南通小题”被外地学子认为是是南通特产一样。

南通的“县中模式”有何独特?知乎上一个匿名网友晒的南通某县中学生的作息,从早上6:10分开始早自习,白天8节课,中午午睡1小时,午睡前做40分钟的“数学小题”,晚上5节晚自习到晚上10点,且“半个月放一次,一次不满24小时”,堪称低配版的衡水模式。2012届江苏高考考生李浩透露,江苏其他区县大多也借鉴了县中模式的作息,但相对较宽松,如他曾就读的溧阳中学,只有高三才会有这样的作息。

不过,上述“县中模式”也并非南通高中全貌,在南通市里的南通中学,就没有晚自习,周末也照常休息,“社团活动也不比大学少”,素质教育风格。换句话说,在南通,县里和市里部分中学的高考教育区别明显。在“县中模式”主导下,且各地区无法跨区域招生,南通教育优质资源比较均衡,让南通知名高中的易得性提高,降低了普通家庭获得优质教育资源的门槛和成本,也算是当地人的福音,不难理解,南京市区普通家庭的家长,倾向于将子女送回当初县城母校就读的考虑。

淮安和盐城的家长就没这么幸运了,本身整体教育基础底子薄,要想在高考竞争中能有一席之地,当地自然而然就出现了一枝独秀的超级中学了,如淮阴中学和盐城中学,他们集中了全市大部分优质生源,当然这两所中学也不负众望,一直稳居高分段知名高中榜单的前五名。

相比之下,省会南京被调侃成“省内高考水平最差的城市”,有点冤。诚然,南京高考成绩,没法跻身省内高考第一梯队,但其排名从去年的全省第7提升到今年的全省第4,已经是长足的进步了。今年南京有3所高中进入全省高分段高中前50名,也轻松超过许多苏北城市。

但这些都改变不了南京高考成绩整体平淡无奇的事实,究其根本,是源于南京的学子有更多高考之外的选择,比如出国留学、保送、竞赛、艺考等,而这些选择背后是隐藏着对背后家庭经济实力的考量,也是来自省会城市的与生俱来的优势。

南京外国语学校的高考情况就是南京高考教育一个缩影。今年该校仅52名学生参加高考,13人在400分以上,去年该校参加高考人数仅为17人。而另一个数据显示,南京通过保送被国内名校录取学生达152人,占全省98.7%,去年,江苏保送清华北大的31名学生,就有26名学生来自南京外国语学校。

此外,在竞赛方面, 2019年,南京获得国际国内奥林匹克的奖牌总数、金牌总数均为全省第1。南京全市被斯坦福、耶鲁、剑桥、帝国理工学院等世界名校录取人数已达1500多人,占全省70%以上。

提起今年文科状元无缘清华北大等众多名校,2012届江苏高考考生李浩一点都不惊讶,江苏考生习惯将“3+2”高考模式称为“地狱模式”,在李浩看来,白湘菱只不过是“地狱模式”下众多受害者之一,当年,李浩的选科是双A+,但语数外总分不高,南下广东,进入中山大学文科类专业,“当年中山大学的文科专业录取线比东南大学(江苏省内第二)要低”。

李浩甚至觉得,比起选科为双A或A+、语数外主科偏科导致总分不高的同学,白湘菱算是幸运的,因为“如果不是这套机制,把选修等级换成分数,她的总分肯定不是状元了。”

事实上,江苏“3+2”高考模式自2008年实施以来,确实出现过不少因选修等级不达标而无缘名校的案例,如,2015年徐州市文理科状元都因这类情况未能报考清华、北大;2019年南京市理科第一名也因此无缘清华、北大,最后通过特招录取到了中国科学院大学。

“3+2”高考模式的弊端其实早就引起江苏主政领导的重视,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2018年6月在省委教育扩大会议上讲话时坦言,高考十年五改,教师无所适从,家长怨声载道,反思不限于教育部门,各相关部门都要反省,并强调,“为什么江苏创造能力不强,因为高中普遍不重视物理化学,中考硬性分流,导致学习压力前移,扼杀了很多的孩子。”

欣慰的是,“3+2”模式终于到头了。明年,江苏将实施新的高考方案,即“3+1+2”选考模式,总分恢复750分。其中,“3”是指语数外三科,采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每门150分,“1”指在物理和历史任选一门,每门满分100分;“2”指在化学、生物、政治、地理中任选两门,每门100分。且这些选考科目由江苏省自行命题,物理、历史科目成绩以原始分计入总分;其余科目以等级分计入总分。

不过,随着明年高考新方案的实施,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过去10年,以“3+2”模式为指导的教学模式能否快速调整,适应新的方案?在选科上,学生及其家长又该选择怎样的选课组合?这又是对学生及其家长又一次考验,只是对2021届的考生来说,估计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了。

江苏洪泽:朱坝街道吹响冲锋号打响全国文明城市创建歼灭战

九月将迎来全国文明城市创建的“终极”大考,时间已十分紧迫,容不得半点迟疑和松懈,更不能有丝毫差错。“终极”大考体系涉及范围广、包含内容多、工作要求高,增加了很多新的内容,更加突出思想道德内涵,更加注重问卷调查正评率,更加注重全域发展环境,更加强调建立常态长效的创建工作机制。针对环境卫生、集镇管理、背街小巷、农贸市场方面的问题时好时坏,不少市民存在行为失当、举止失范等不文明现象等,给我们下一步工作提出更高的要求。全街道上下要坚决摒弃麻痹思想、侥幸心理,迅速进入实战状态,必须拿出百分之百的力气,攻坚克难、迎难而上,一切围绕创建,逐项逐条检查,明确责任人,大干一个月,竭尽全力“踢好临门一脚”,竭尽所能做好各项迎检工作。

高度重视市、区两级测评通报反映出来的问题,各责任单位要对号入座,主动认领,尽快整改落实到位。结合市创建办8月份开展两次重要单元达标考评验收,各责任单位要结合考评暴露出来的问题,依据最新《测评标准》,全面排查,逐项补缺,确保创建单元考核取得优异成绩。

进一步深入开展文明创建“十大专项战役”,重点整治卫生环境、公共秩序、不文明行为等动态问题。针对机动车、非机动车乱停乱放,乱堆杂物,墙面乱涂画小广告,随地吐痰、乱扔烟头等。各责任单位必须对号入座尽快落实整改。派出所要主动和上级部门对接,运用交通法规对乱停放车辆进行给予经济处罚;城管队要采取日常巡查和定期检查的管理办法,督促商户履行自身“五包”责任;各村(社区)要结合“五位一体”,全力对村庄环境、河沟进行整治;各包干区责任人要及时劝导、制止随地吐痰、乱扔烟头等不文明行为。

街道班子成员要经常性深入挂钩村居及责任包片区域,指导整改、督查推动、协调服务。各村居、各单位要把创建工作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迅速把工作任务量化细化,明确到具体人员。各单位主要负责人对创建工作要亲自部署、亲自协调,确保责任落实到位、压力传导到位。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是一项系统工程,全街道上下要牢固树立大局意识,服从统一指挥调动,共同做好创建工作。对属于自身职责范围的工作,要按照守土有责的原则,不等不靠、不推不让,切实把好关口;对涉及多个部门的工作,牵头单位要主动负责,相关部门要积极配合,决不能推诿扯皮,真正做到工作有人过问、问题有人解决。